大秦数据——反馈系统

给我们留言:

提示信息

确定
确定

创业者看触控:时代的创新,与创业者的勇气

发布时间:2014年05月22日   作者:西安网络公司   TAG:互联网创业 

这个被创业者创造的时代中,创新已经越来越快。甚至你会看到这样的情况——连资本都已经跟不上对创新的认知。


Tesla的电动车被低估过,马斯克曾差点因为融不到资而破产。腾讯被低估过,马化腾曾经为融资200万美元而熬红了眼。2012年的汽车之家,上市时4亿美金没有承销商接盘,如今市值冲破30亿美金。去哪儿路演也几经周转,公司价值在上市后才被逐渐认知。


而陈昊芝的触控,也正处于这样的节点上。


来源:黑马社区

作者:一个黑马商圈的创业者


一个感同身受的黑马商圈创业者:


他也一定也像当年的马斯克、马化腾、李想一样,有过犹豫和踌躇。这应该是所有真正创业者,有过的犹豫和踌躇。在创新的节点不被世界充分认知的时候,你是否有勇气坚持?


触控投资了很多钱,在引擎平台这项还未带来营收的“未来”业务中,导致了公司利润率下降。而这个对未来的创新,价值还未被充分认知(虽然应用商店中,排名前100的游戏,有50%都在使用触控的引擎)。导致了其市值被资本市场低估一倍左右。


(触控科技游戏业务价值超过6.7亿美元(中手游的市值),引擎业务去年价值6亿美元(去年亚马逊曾欲以该价格收购),两部分相加,触控科技有超过13亿美元的价值,但却被归为纯游戏公司,只能按5.4亿美元的定价上市。)


创业者注定是孤独的,不但要敢于创新,还是在敢于价值尚未被完全认知时,对自己价值的认定和坚守。创造一家上市公司,始于创业者的勇气,而敢于在等待最好时机中,把上市的梦想推迟,则需要更大的勇气,和创业者对自我价值的坚守。


在坚守之外,触控并不缺钱,所以有资本赌一个未来。


在决定延迟上市计划的那一刻,陈昊芝成为了一个最典型的“创业者”——自信、对时机的嗅觉、对自我价值的坚守,以及勇气。

触控上市是迟早的事,在真正价值被充分认可的那一天。


以下附上陈昊芝内部邮件摘要。一个创业者,对超前于时代创新的自我价值阐述:


1、单纯游戏收入的美国市场估值模型,一个年净利润6-8亿规模的公司,刨除现金资本市场给出的公司定价1亿美元不到。相当于利润1倍的PE。


2、考虑前一点,我们幸运很多,因为我们的移动游戏业务利润资本市场愿意给出2015年利润8-10倍的PE,这已经远高于端游公司的估值水平了。同时,我们以刚刚上市的聚美作为例子,资本市场给出2015年聚美利润预期的PE是多少呢?17倍。因为电商业务在游戏和平台型业务之间,聚美又是电商中高利润、女性用户群可持续消费的一种特征,最重要的是聚美在女性化妆品电商市场是老大。因此PE在游戏和平台之间偏平台定价


3、假设按照我们2015年利润预期6000万美金,投行根据他们的预测给我们打个折,按照90%完成度算5400万美金,给予我们8-10倍的PE我们上市按照10倍是5.4亿美金的市值。


如果以2014年Q1作为可比数据,我们仅游戏业务有3500万以上的净利润,我们还有引擎及开发者平台的业务需要持续投入成本,这部分成本对冲了游戏业务的利润。又因为我们目前基于引擎的平台化还没有实际收入体现,所以无论2014年还是2015年都无法计入我们平台收入作为财务预测,这是我们非常难受或者说吃亏的。


因为开发引擎,价值被低估一倍


仅游戏业务我们大于6.7亿美金市值的业务,仅引擎业务1年前Amazon给我们开出引擎收购的Term是6亿美金(当时我们还不是全球第一),两个部分相加有超过13亿美金的公司价值,我们却只能被认定为纯游戏公司,且利润低于同行,按5.4亿的定价上市。


触控的公司股权一直是很控制的,虽然我们期权的授予量看起来不大。但是对于至今总共只设定了1.6亿股的触控,我和 Gary在过去路演和上市准备过程中一直期望公司在10亿美金以上上市,甚至是15亿美金以上,这样大家拿到的期权会在上市的时候有机会1:1转换成公司股票,最不济2:1,随着股价的上涨现在的期权也是货真价实的。


如果我们现在上市这个比值很可能是4股合1股,的确我们相信公司上市后会大幅上涨(投行也这么看,因为我们还没有开始路演已经募得1.5倍左右的募资规模,投行对我们的判断可能是6、7倍的超额认购。我们如果想上市已经具备了所有条件。


暂缓上市


我和Gary还是决定暂缓上市,保持F1即公开递交的状态,也就是保持随时可以重新上路的状态,但给自己几个Q的时间把业务和利润质量进行一个梳理。


到香港10天的时间,我增加了对于资本市场的敬畏和理解,但同时也去除了对于IPO过程的恐惧。刚到香港的时候对于如此恶劣的市场环境感到悲观。因为中概股在过去2个月中普跌40%包括腾讯都跌去了27%。可10天的时间,我们看到非常多的投资人对我们平台和引擎概念的认可,但是没有收入支撑,他们不可能给出超出市场普遍认知的定价方式。


这里包括我们现有投资人及一些策略投资人都争先恐后的下单,给我们最大的支持。


而另一方面如果按照这个价格上市,我们将成为过去5年来成长速度比利润规模比公司业务的长期PE最便宜的公司,我们的估值比实际价值是0.05,所以我和Gary之前是通过招商银行贷款1000万美金希望购入自己的股票,因为太便宜了),买入即意味高额回报,可他们告诉我,市场环境和公司的阶段就是这样,你们没有准备好,就必须面对。


我和Gary在这种环境下选择延缓上市,但这个选择需要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


我们现在和投行重新核算我们的预期,一方面是平台业务预期无法计入,因为还没有财务体现,一方面是目前上市的过程需要延后1个月,但估值不一定会提升多少。只是年内的收入规模压力下调后我们有更多空间推动平台业务。


惨胜如败,我只要大赢


我和Gary回来之后,会集中资金和资源在游戏业务及平台业务的优质业务和优质团队上,同时会拆分游戏业务及平台业务,平台业务提高研发、运营、产品的有效性和效率,实现收入模式的突破和快速增长。游戏业务我们已经摸索到一些有效并且可持续的产品和业务模式,我希望触控游戏真的可以让用户认可,让我们自己为之骄傲。


在上述的过程中,我希望可以让有利润的团队获得更高的回报,让有预期的业务及团队获得更有效的资源和支持。

COPYRIGHT © 2009-2016 西安淘花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08102962号